肿瘤
食用腌制食品、鱼肉、海鲜与口腔鳞状细胞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08) : 680-68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05
摘要
目的

分析食用腌制食品、鱼肉、海鲜与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的关系。

方法

采用病例-对照研究方法,收集2010年9月至2016年12月在医院确诊的604例OSCC新发病例;同期收集来自社区和医院体检的健康人群为对照组,共1 343名。采用统一编制的问卷,调查人口学特征、吸烟史、饮酒史、饮茶史、口腔卫生情况、膳食情况(包括食用腌制食品、鱼肉和海鲜)等。采用多因素二分类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鱼肉、海鲜、腌制食品与OSCC发病的关系;采用分层分析方法,对食用鱼肉、海鲜和腌制食品等因素按照吸烟、饮酒和不良修复体携带情况进行分层分析;采用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并结合超额相对危险度、归因比和交互作用指数等指标,对鱼肉与不良修复体、海鲜与饮酒、腌制食品与不良修复体分别进行相乘、相加交互作用分析。

结果

病例组对象的年龄为(58.69±13.92)岁,对照组对象的年龄为(59.27±11.37)岁(χ2=4.75,P=0.191)。食用鱼肉≥3次/周、食用海鲜≥3次/周者发生OSCC风险较低,调整OR(95%CI)值分别为0.63(0.52~0.77)和0.51(0.41~0.64)。分层分析发现,食用鱼肉≥3次/周的不良修复体携带者发生OSCC的风险较低,调整OR(95%CI)值为0.53(0.39~0.71);食用腌制食品的不良修复体携带者发生OSCC的风险增加,调整OR(95%CI)值为1.37(1.02~1.88);无论非吸烟和吸烟者、非饮酒和饮酒者、不携带不良修复体和携带者中,食用海鲜≥3次/周均与发生OSCC呈负相关,调整OR(95%CI)值分别为0.49(0.36~0.68)、0.52(0.37~0.73)、0.41(0.31~0.55)、0.77(0.51~0.96)、0.49(0.36~0.67)、0.59(0.42~0.83)。交互作用分析发现,鱼肉与不良修复体存在负相乘交互作用(调整OR=0.66,95%CI:0.44~0.97)和负相加交互作用(超额相对危险度为-0.81,95%CI:-1.43~-0.19;归因比为-0.76,95%CI:-1.35~-0.17;交互作用指数为=0.08,95%CI:0.01~0.98);腌制食品与不良修复体存在正相乘交互作用(调整OR=1.63,95%CI:1.06~2.51)和相加交互作用(超额相对危险度为0.65,95%CI:0.08~1.22;归因比为0.36,95%CI:0.10~0.62;交互作用指数为5.19,95%CI:1.32~54.49)。

结论

减少食用腌制食品,戒烟限酒,及时根治不良修复体,规律地食用鱼肉、海鲜可能降低OSCC风险。

引用本文: 黄江峰, 邱宇, 蔡琳, 等.  食用腌制食品、鱼肉、海鲜与口腔鳞状细胞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 08 ): 680-68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05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口腔鳞状细胞癌(or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OSCC)是常见的口腔颌面部恶性肿瘤[1],其发病是一个多因素,多阶段,复杂的过程。口腔是消化道的起点,膳食因素是日常生活中暴露频率最高的因素,其在口腔肿瘤发生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2]。福建作为沿海省份,海产丰富,膳食模式特别,居民喜食鱼肉、海鲜及腌制食品。目前国外已有鱼肉、海鲜、腌制食品与OSCC关系的相关研究,但膳食因素存在地区差异以及膳食成分的多样性,研究结果并不一致[3]。此外,吸烟、饮酒、口腔不良修复体已被证实是OSCC的主要危险因素[4],在膳食因素与OSCC的关系研究时,这些主要因素是否扮演混杂作用有待研究。因此,本研究开展病例-对照研究,采用分层分析和交互作用分析,深入探讨鱼肉、海鲜、腌制食品与OSCC发病的关系,为人群病因预防提供可靠的基线资料。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病例对照研究
口腔鳞状细胞癌
饮食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