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浙江省1 075名初产妇孕晚期社会支持状况及其与产前抑郁的关系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08) : 740-74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15
摘要
目的

调查浙江省初产妇孕晚期社会支持状况,并探讨其与产前抑郁的关系。

方法

采用横断面研究,于2016年3—8月在杭州某妇产科医院门诊预诊室进行现场问卷调查。纳入标准:年龄≥18周岁;孕周为30~36周;初产妇;能理解并能独立完成问卷填写;无精神障碍家族史和既往史,并且未使用影响精神活动的药物;无其他严重疾病。排除标准:不能坚持完成问卷全部内容,依从性不好者。实际发放1 150份调查问卷,有效回收1 075份,有效回收率93.48%。采用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筛查产前抑郁;采用领悟社会支持量表评估社会支持状况。比较非产前抑郁组与产前抑郁组社会支持情况的差异;分析社会支持与产前抑郁的相关性;采用二分类logistic回归模型,以社会支持平均分为界值,<平均分为低分组,≥平均分为高分组,分析社会支持和产前抑郁的关系。

结果

浙江省初产妇孕晚期产前抑郁(得分≥9分)检出率为27.3%(293/1 075)。非产前抑郁组的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得分以及社会支持总分分别为(24.80±2.83)、(23.40±3.00)、(21.91±3.54)和(70.11±7.92)分,均高于产前抑郁组[分别为(22.71±3.88)、(21.45±3.59)、(19.95±3.97)、(64.10±10.01)分](t值分别为8.43、8.29、7.83、9.25,P值均<0.001);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得分及社会支持总分与产前抑郁呈负相关(rs值分别为-0.26、-0.25、-0.22、-0.28,P值均<0.001);与低分组相比,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支持得分及社会支持总分的高分组初产妇孕晚期抑郁风险较低,OR(95%CI)值分别为0.56(0.41~0.77)、0.66(0.47~0.92)、0.57(0.41~0.79)、0.36(0.27~0.48)。

结论

浙江省初产妇产前抑郁检出率较高,且与社会支持水平相关,建议今后可在社区孕期健康管理服务中增加社会支持。

引用本文: 章宝丹, 扇原淳, 许亮文, 等.  浙江省1 075名初产妇孕晚期社会支持状况及其与产前抑郁的关系 [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 08 ): 740-74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15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孕产妇是情绪障碍发生的高风险人群,危险程度是普通人群的两倍[1]。处于孕晚期(28~42周)的孕妇体形变化最明显,各器官功能负荷最高。而初产妇在怀孕过程中,其生理、心理以及社会角色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更容易患包括产前抑郁在内的各种心理疾病[2]。产前抑郁指在妊娠期间出现的,以郁闷、胆怯、空虚感、烦恼、愤怒、焦虑、自卑、沮丧、悲哀、绝望等一系列症状为特征的心理障碍[3]。产前抑郁的孕妇的睡眠质量比健康孕妇差,容易早产,易选择剖宫产,影响产程安全和分娩质量,也会增加产后抑郁风险,且对婴幼儿情绪、智力和行为发育造成负面影响,比如发病率高、平均体重明显低于相应孕龄正常妇女所产婴儿[4,5,6]。近年来的调查显示,约有10%~26%的孕妇患产前抑郁[7]。社会支持被看作是应激与心理健康的重要中介因素[8]。多项研究表明,不良的社会支持是促发产前抑郁的主要因素[9,10,11]。本研究旨在调查浙江省初产妇孕晚期社会支持现状,并探讨其与产前抑郁的关系。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抑郁
社会支持
孕妇
孕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