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发育与健康
中国3个城市中学生童年期不良经历和社会支持与身心亚健康状态的关联研究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9) : 786-79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9.003
摘要
目的

探讨中国郑州、贵阳和蚌埠3个城市中学生童年期不良经历(ACEs)和社会支持与身心亚健康状态的关系。

方法

采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以郑州、贵阳和蚌埠3个城市20所学校的中学生作为调查对象,调查内容包括人口学特征、ACEs、社会支持和身心亚健康状态情况。共调查了15 278名中学生,收回有效问卷14 820份。比较不同特征调查对象ACEs、社会支持水平和身心亚健康检出率的差异;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ACEs和社会支持水平与身心亚健康状态发生的关联。

结果

14 820名中学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状态的检出率分别为26.4%(3 917例)和24.1%(3 572例),女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检出率分别为28.1%(2 092/7 443)、26.0%(1 932/7 443),均高于男生[24.7%(1 825/7 377)、22.2%(1 640/7 377)](P值均<0.001)。共有89.4% (13 247例)的中学生有ACEs。无ACEs中学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检出率分别为15.4%(243/1 573)和10.4%(163/1 573),ACEs为5~6分中学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检出率分别为40.9%(636/1 556)和43.6%(678/1 556)。高社会支持水平中学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检出率分别为19.9%(724/3 635)和13.0%(474/3 635),低社会支持水平中学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检出率分别为35.9%(1 403/3 913)和39.0%(1 528/3 913)。随ACEs得分增加及社会支持水平降低,中学生身心亚健康状态的检出率呈增高趋势(P<0.001)。在无ACEs中学生中,低社会支持水平的调查对象发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风险增加,OR(95%CI)值分别为3.04(1.91~4.83)和3.97(2.33~6.76)。在ACEs 5~6分的中学生中,低社会支持水平组发生生理和心理亚健康的风险高于高社会支持水平组,OR(95%CI)值分别为1.79(1.23~2.56)和3.77(2.57~5.52)。

结论

ACEs是中学生身心亚健康状态发生的重要影响因素。低社会支持会增加中学生身心亚健康状态的发生风险,提升有ACEs中学生的社会支持水平,有助于促进身心健康。

引用本文: 万宇辉, 马双双, 许韶君, 等.  中国3个城市中学生童年期不良经历和社会支持与身心亚健康状态的关联研究 [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 9 ): 786-79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9.003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青春期是个体身心发育发生巨大变化的特殊时期,处于这一生命阶段的中学生是身心亚健康状态的高发群体[1]。童年期不良经历(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ACEs)是童年期最常见的生活应激形式,主要包括童年期虐待、童年期忽视和家庭功能不全等类型,在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均有发生[2,3]。童年期不良经历不但会给儿童带来躯体外伤和焦虑抑郁情绪等暂时性伤害,还会对其青少年期、成年期乃至终身健康产生负面影响[4]。社会支持水平也是影响青少年健康的重要因素,良好的社会支持有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发展[5]。童年期不良经历和良好社会支持水平对青少年健康的影响不同,目前针对ACEs-社会支持-青少年身心亚健康三者的关联研究尚不多见。本研究于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选取郑州、贵阳和蚌埠3个城市的中学生中开展问卷调查,分析ACEs和社会支持水平与青少年身心亚健康状态的关系,也为有童年期不良经历者后期身心健康的促进提供参考。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童年期虐待
学生
健康状况
社会支持